网站首页|软件资讯|最新更新|下载排行|软件分类|足球|篮球|软件专题|软件发布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足球资讯压迫之路荆棘丛生,朗尼克还能扭转乾坤吗

压迫之路荆棘丛生,朗尼克还能扭转乾坤吗

2022-01-08 10:03:00

场均进球数停留在1个,6场比赛只有1次完成零封,备受期待的高位压迫打法迟迟无法现身,攻防两端的混乱局面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朗尼克与新东家之间没有蜜月期,曼联承受着战术层面的动荡与波折,在激烈的外部竞争和复杂的内部纷扰裹挟中滑向未知领域。自范加尔时代以来,曼联始终无法兼顾竞技成绩和风格建设,穆里尼奥过分追求效率而缺少变化,索尔斯克亚跟随潮流却不得要领,朗尼克的高位压迫建设之路注定是任重道远。

1.逆潮流化的穆式建工,曼联走上“歧途”

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先后经历了五位风格迥异的主帅,人员更迭频繁,战术建设混乱。在失去的九年中,曼联的对手们却在披星戴月地完成超越。

就在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艰难重建的时候,克洛普和瓜迪奥拉的到来改变了英超的战术环境。到底要不要研习高位压迫打法,成为了历任曼联主帅无法回避的难题。

昔日的足球比较仰仗球员的个人能力,活跃在有球区域的球员通常只有4到5人左右,程式化的区域站位导致攻防环节碎片化,现代足球强调以跑动为基础,追求整体和强度,攻防两端都需要“全面参与”。瓜迪奥拉、克洛普和图赫尔的成功令人们意识到,不论是什么体系和战术,都需要以大量的跑动为基础,以局部“过载”的方式在攻防两端持续制造优势。只有跑动量达标,才能调动更多的兵力参与局部对抗,获得更多的机会。

(图)依靠“巨人阵”构建体系,穆里尼奥必须在战术层面做出取舍。

“我曾经执教过很多球队,很多时候都是让球队先进一个球,然后保证不丢球,我们也不用那么高的控球率。现在,我认为这种战术已经落伍。”时隔多年后回归英超,穆里尼奥第一时间表达了要带领曼联追随潮流的意愿。由于受到了多方面因素的掣肘,穆里尼奥上任后没有在战术领域尝试“跃进”,因为他知道像二进宫蓝军时那样强行推动美丽足球计划难度太大,曼联亟需的是成绩反弹,其次才是风格的塑造与养成。

伊布离队后,“巨人阵”的大部分球员依然留队。穆里尼奥重用费莱尼,提携埃雷拉和林加德等人来维持“跑动”输出,但这距离实施高位压迫的要求还相距甚远。

得益于俱乐部雄厚的财力和名帅的个人魅力,曼联迅速组建了以拜利-博格巴-伊布为中轴的“巨人阵”,姆希塔良作为前场爆点,这种进攻体系可以保证球队下限,却因为跑动能力不足而很难持续施压。除姆希塔良和拉什福德之外,狂人麾下的球员大多无法胜任高位逼抢战术。

在那场导致自己丢掉帅位的比赛之前,穆里尼奥在面对克洛普时一直占据上风,他的策略就是用后场堆人+盯人防守的方式来破解对手的高位压迫。

由于穆帅对于进攻球员的防守到位率要求过高,曼联可以在强弱分明的比赛中打出令人赏心悦目的轮转换位进攻,但在面对英超中上游球队时,狂人还是受到优先考虑防守的既定思维支配,中前场球员很难实现跨区域的自由流动。拥有马夏尔、拉什福德、林加德、门萨和拜利等多位潜力新人的曼联,却总是表现出暮气沉沉之貌。

2.“杂学”之路不容易,索帅留下未竟事业

穆里尼奥时代的曼联战术体系和打法动荡不定,但球员们却因此积累了丰富的比赛经验,形成了驾驭多种阵型和打法的能力。索尔斯克亚带着红魔DNA而来,遵循的是相对老派的建队思路:首先打造稳固可靠的防线,树立强队风骨,再尝试掌握潮流化的战术元素,不断向进攻端倾斜资源,最后依靠巨星效应促进球队在关键技术环节上的提升,带动整体气质蜕变。

索尔斯克亚围绕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打造球队,防守依靠高价新援的个人能力,进攻依靠年轻球员的冲击力。

经历了救火之处的8连胜之后,曼联依靠“休克疗法”或的锐气逐渐消散。2019年4月21日,曼联在古迪逊公园遭遇四球惨败,争四希望破灭。此战坚定了索尔斯克亚放弃“巨人阵”,提升球员体能来建设高位逼抢的决心。

2019/20赛季,面对“欧联之王”塞维利亚,曼联主打高位压迫,点对点的压制非常犀利,限制对手持球核心巴内加的力度很大。

为何“解压”成为了困扰索尔斯克亚的难题,曼联的传切流畅度不足,持球强点博格巴屡遭“擒杀”。

依靠本土球员打造锋线和后防,由外援高手负责守转攻的衔接,索尔斯克亚迅速构建了一个不讲究控球却非常热血的“英伦风”体系。从2019/20赛季的“遇强不弱、遇弱不强”,到2020/21赛季一度遭遇强强对话一胜难求的境遇,再到本赛季前期的动荡不宁,曼联在三个赛季中展现出了三幅不同的面孔。

引进卡瓦尼,索尔斯克亚希望在维持前场压迫强度的同时,提升门前一击的效率。2020/21赛季中期,曼联一度挂挡提速,不幸在欧联杯决赛中受阻。

马奎尔和万比萨卡的相继加盟帮助曼联的防线完成了更新换代,布鲁诺-费尔南德的到来解决了困扰曼联很久“遇强不弱、遇弱不强”的问题,博格巴的“复活”则赋予了曼联中场全天候作战能力。2020/21赛季,索尔斯克亚在布阵时愈发向中前场倾斜资源,一方面努力让618组合踢得舒服,一方面又在竭力帮助三名年轻前锋成长,如何保证攻守平衡、怎样在大牌球员之间作出取舍就成为了难题。

上赛季欧联杯决赛,卡瓦尼带动高位压迫。

进攻组织不经过博格巴,卡瓦尼强势拼抢二分之一球,搏得进攻机会。

上赛季中期,索尔斯克亚的风评达到了巅峰:欧联杯决赛之前,曼联曾一度保持着极佳的状态,先后击败利物浦、热刺、曼城和罗马等强队。就在红魔挂挡提速的时候,危机也在慢慢酝酿之中。曾备受期望的新三叉戟陷入瓶颈,阵地攻坚效率不断降低,球员们在奔跑了大半个赛季后已成强弩之末,曼联不知不觉地回到了主打防反的老路上。

本赛季初对阵西汉姆,C罗&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组成的第一道防线输出的强度不足,对手可以从容地在中圈弧附近策动进攻,从边肋部冲击曼联防线。

对阵比利亚雷亚尔,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抢不下球,麦克托米奈不敢犯规,对手长驱直入。博格巴与布鲁诺的防区成为对手的突破口。

对阵埃弗顿,弗雷德在单点对抗中失利。“腰无力”,意味着很难收紧高位压迫的口袋。

本赛季初,摆在索尔斯克亚面前的是乱麻般的战术难题,下课危机带来的不安定感已经影响了他的心态。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,索尔斯克亚没有保守,而是敢于坚持四前锋打法,将比赛的主导权继续交给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。在4231架构内,曼联在无球时呈平行442站位,C罗和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提供的逼抢效果有限,很难直接断取脚下球,压迫的关键在于能否在两人身后扎紧口袋。由于三线之间的距离过大,仅靠两名中前卫很难覆盖锋线身后的空间,曼联的压迫过于依赖于两名中前卫的赌博式上抢,质量忽高忽低。

主场对阵亚特兰大,索尔斯克亚摆出极限施压姿态的4-2-4阵型。四前锋压迫只是一锤子买卖,边锋与边卫之间距离过大,对手破解曼联前场防线后,便可从边路长驱直入。

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、麦克托米奈等人丢球过多,曼联球员消耗较大,持续进行反抢并不容易。

对阵利物浦,曼联的反抢跟不上对手的传递。

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单点施压能力不足,麦克托米奈对比赛的阅读总是慢半拍。4-2-4阵型的边路空当过大。

既没有解决多名技术型中场和边翼的共存问题,也没有找到锋线组合的最优解,堆积前锋的打法被证明为过于冒险,加强中场控制也不太现实(博格巴停赛),索尔斯克亚将三中卫/五后卫视为救命稻草。后腰不行,索性在他们身后增加一名中卫,高位压迫效果不佳,那就注重对己方禁区的保护……曼联在过去两三个赛季中已经多次变阵,索尔斯克亚有充分的理由尝试三中卫/五后卫阵型。

帅位风雨飘摇,索尔斯克亚放弃了“半吊子”高位压迫,改打三中卫/五后卫,力保“两头”。

尽管交出了新白鹿巷大捷这样的佳作,但三中卫/五后卫阵型最终还是未能救曼联于水火。从加强防守和鼓励压迫入手,改变球队的气质,卡里克用三场比赛便完成了对曼联阵容的全面检阅(博格巴和卡瓦尼受伤),作为看守教练交出的答卷是合格的。得益于“鸡血效应”的加持,红魔球员不仅展现出了做好防守的能力,也表现出了推动高位逼抢的意愿,这些都是朗尼克乐于看到的局面。

做客贝尔加莫,曼联球员站着逼抢。

对阵切尔西,曼联完全跟不上对手的节奏。

弗雷德能够满足朗尼克的要求,但仅靠他一个人还不够。

对阵阿森纳,曼联的成功逼抢均来自于边路绞杀,朗尼克上任后沿用了这种“从边路到边路”的打法。

3.朗尼克试验起步不顺,这支曼联玩不了压迫?

“C罗在36岁的年纪还能踢出昨天下半场那样的出色表现,他真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顶级职业球员。在他这个年纪,我还从未见过有哪名球员能把自己的身体状态保持得这么好。他仍是一位能轻易改变战局的球员。”朗尼克的红魔生涯有着良好的开端,他不仅在主场收获开门红,还获得队内头号球星的鼎力支持,全新的战术理念看似就要成功落地。

朗尼克推崇的4-2-2-2阵型,四线布局层次感十足,便于实施压迫,但必须由一众跑动能力出众的球员来填补中场的空间。

朗尼克希望球队可以持续向对手施压,也需要让队内最佳得分手登场,C罗的倾力输出让他可以两者兼顾。在索尔斯克亚和卡里克麾下,C罗每90分钟完成14.4次逼抢,对阵水晶宫一役,这个数据翻了一番(27次)。作为尝试创造出逼抢的触发点,C罗既擅长把握单点施压的时机,也很清楚如何利用边线制造“口袋”,将对手驱赶到队友编织的包围圈中。曼联全场比赛共计12次在前场抢下球权,只有南安普敦和利物浦能超越这项数据。

对阵水晶宫一役,C罗完成27次逼抢,身先士卒。

C罗引领逼抢,拼到力竭。

足球的复杂之处在于,既要建立一个中期或长期的项目,还要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。朗尼克虽然“固执己见”,但也懂得循序渐进、因势利导的道理。从对阵纽卡、伯恩利的比赛中可知,朗尼克现阶段推崇的高位压迫并不是寸土必争,而是注重依托边线进行绞杀,即由前场中路球员带动三线运转,将皮球向两翼驱赶,再依托边线实施围剿,断球后迅速完成转移,从空间较为宽松的另一侧边路完成进攻。

依托边线进行压迫,曼联总是扎不紧口袋。

局部优势的建立包括位置优势、人数优势和能力优势三个方面,三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递进关系,阵型设计要有利于轮转和局部兵力堆积,这样才能释放球员的个人能力,通过局部胜利达到全面控制的效果。锋线球员要提供具有“指向性”的单点压制,中场球员在封锁区域和线路的同时提供对抗,有球区域的包夹要做到步调一致,设置“陷阱”的同时预留好提速冲击的空间,这些元素一个都不能少,现在曼联的要想完成这些并不容易,总是扎不紧篱笆。

前场球员抢不下来球,压力集中到最后一道防线之上。

两名葡萄牙球星能够输出的强度有限,两名中前卫覆盖和控场能力达不到要求,中卫组合更适合拖后扫荡而非向前施压。曼联在压迫时有瞻前顾后之嫌,前场力有不逮,后场心有旁骛,好不容易在边路形成围剿的局面,又因为执行力不足未能达到预期效果。

对阵狼队,曼联中前场运转时显得毫无活力。

没有高位压迫作为支撑,4222无力阻止低位防守,中场和边肋部门户洞开。

或许觉得球员们的体能状态不佳,或许是对琼斯和马蒂奇等后场球员信心不足,亦或是认为球队现阶段的逼抢能力干扰不了狼队的后场传导,朗尼克在做客莫利诺克斯时摁下了高位压迫暂停键,将比赛的控制权拱手相让,导致曼联踢出了近期最糟糕的一场比赛。

桑乔&格林伍德只踢了一场好球,高龄的“卡配罗”不能场场救主,缺少马蒂奇式的后腰,边卫组合最优解迟迟无法出炉……就像穆里尼奥和索尔斯克亚时代一样,朗尼克麾下的曼联缺少延续性,一套班底制造出的战术红利难以久持,主帅不得不在频繁试错中沦为补锅匠。令人感到担忧的是,博格巴、范德贝克和林加德久疏战阵,弗雷德已连续两场无缘首发,曼联的轮换班底看起来殷实,其实留给主帅的转圜空间却并不大。

(猫眼看球)

猫眼看球,足球战术世界的探险者